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忆录 > 人文 >

陈鹤桥:传播长征胜利消息的人

来源: 中安在线 作者: 2016-10-31 17:00      


陈鹤桥将军

  长征取得最终的胜利,其中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在长征中开展了有效的思想文化宣传活动,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鼓舞士气提振信心的作用。即使物资缺乏,红军的报刊印刷设备十分简陋,但他们在积极贯彻党的路线方针、团结官兵战胜敌人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出生于安徽省霍邱县的陈鹤桥在长征途中就为宣传做出了鲜为人知的贡献。

  虽不起眼,但工作任务十分繁重

  “陈鹤桥将军自1932年秋从家乡霍邱参加红军后,一直都是在政治机关和地方党委机关中做宣传工作。”在霍邱县党史办,吕志友主任一边翻阅着陈鹤桥的资料,一边对我们古井贡酒·年份原浆“红色安徽·长征史诗”采访组介绍说,“1934年4月,陈鹤桥调任红二十五军政治部油印科长。油印科虽不起眼,但工作任务十分繁重,不仅要刻印省委、军部的文件、指示、捷报和宣传品,还要刻印中央派交通员给省委、军部送来的文件和指示。”

  据吕主任介绍,二十五军政委吴焕先对油印工作非常重视,重要文件都是他直接找陈鹤桥亲自刻写。当时,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部队经常转移,有时是昼伏夜行,飘忽不定,每天走百把里,经常处于游击状态,这就更增加了油印科工作的艰苦性。

  “那年8月底,鄂豫皖省委为扩大我军政治影响,打击敌人和解决部队的物质困难,决定攻打英山、太湖县城。”吕主任为我们讲起了这样一个故事。9月4日下午,陈鹤桥所在的部队急行军60余公里,于半夜时分以极其神速勇猛的动作,一举攻占太湖县城,消灭国民党安徽省警备旅一部,缴获了大批粮食、布匹、药品等物资。而陈鹤桥进城后更关心的是油印器材。天亮后,请房东带他来到了商店,用银元买了一批蜡纸、纸张和油墨等,还买了一块钢板,为油印科也美美地补充了一次装备。此时,军政委吴焕先亲自写了一份“红军攻占太湖县城”的战斗捷报交给陈鹤桥说:“快把它刻印出来,散发出去,行军路上也要多发,灭一灭敌人的威风,长一长我们的志气,提高人民群众对革命事业的信心。”陈鹤桥极力控制住胜利的喜悦和激动,一笔一画地刻写捷报“红军攻占太湖县城”。“当时捷报内容写的是‘红军在佯攻英山,夜袭太湖之战术,经过两夜急行军,远程奔袭,一举攻克长江北岸的重镇太湖县城,消灭伪安徽省警备旅一部,缴获大批物资……’战斗捷报印出来后,在县城散发张贴,城里城外一片欢腾。”吕主任说。

  长征路上一笔一画刻写胜利捷报

  而在长征中,陈鹤桥所在的油印科工作更加艰巨。“他们经常白天行军打仗,晚上部队休息时,他们忙着刻印文件和宣传品,休息的时间很少,有时彻夜不眠,干到天亮。”据吕主任介绍,陈鹤桥深感肩负任务的光荣和重要,就不停地刻啊写啊,一直刻写到抗战。一批又一批的文件、指示、军团小报刻印出来了,大量的捷报、教材、宣传品刻印出来了。通过他的工作,不仅及时传达了党中央的指示,而且宣传了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扩大了红军的政治影响,鼓舞了部队的战斗意志。

  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同刘志丹等同志领导的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胜利会师。18日,在延川县永坪镇举行庆祝红军会师大会,决定将三个军合并为红十五军团,而陈鹤桥任军团政治部油印科长。

  据吕主任介绍,10月下旬,部队刚刚在延安和甘泉歼灭了进攻边区的东北军的一个师又一个团,正在延安以南的甘泉附近进行休整。一天傍晚一位地方干部特地从保安县(现志丹县)送来“中央红军到陕北”的消息,并带来一封《陕甘支队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和一张中央红军的布告。紧接着中央派贾拓夫同志来了,讲述了中央红军和党中央都到了陕北,现在吴起镇附近,先派他来了解情况,并带电台来以便与中央联系。军团部有了电台,很快与中央取得了联系。中央很快电报发来两道命令:第一个命令是重新任命红十五军团的领导干部;第二个电报是军委的命令,把中央红军的一军团和十五军团合编为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员是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兼。两道命令落款是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这时大家都知道党中央来了,毛主席也来了,这真是天大的喜讯,同志们激动万分,到处在传播着、议论着。

  把毛主席到达陕甘宁的好消息播撒出去

  “当时陈鹤桥亲眼看见《陕甘支队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和那张‘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陕甘支队’布告,听到传达中央军委的命令,据他后来回忆说,当时内心感到无比激动和幸福。”吕主任说,“这也不难理解,多少年来,在大别山区坚持斗争的红二十五军很少能得到党中央的直接指示,部队西征入陕后照样很长时间得不到中央的指示,只能从国民党报纸登载的消息中来猜度和判断中央红军的方位和行动。作为油印科长,他能体会到军团首长期望得到党中央指示的重要性,他清楚地记得,只要党中央派交通员送来文件和指示,军政委吴焕先总是亲自向他交待,‘鹤桥同志,这是党中央派人送来的重要文件,要赶快把它刻印出来,传达下去,有了中央的指示,我们的心里就有底了啊!’”

  于是,按照军团首长的指示,陈鹤桥他们连夜刻印捷报。大家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质量连夜刻印。他刻印了《陕甘支队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以及政治部编写的“中央红军来了!”“毛主席来了”……一张张带着墨香的大红捷报和传单飞向军营内外,向红军和苏区群众传播着特大喜讯,陕甘边区沸腾了……

  毛主席、党中央到达陕北后,决定集中红军主力粉碎敌人对陕甘边区的第三次“围剿”,攻打直罗镇“围剿”之敌,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吕主任告诉我们,“直罗镇战役前,陈鹤桥根据政治部郭述申主任的指示,印发了配合中央红军粉碎敌人‘围剿’的政治动员指示,以及‘打大胜仗,庆祝会师!’‘打个大胜仗,迎接党中央!’‘打开张村驿,迎接毛主席!’等宣传口号的传单,广泛发到部队,大大鼓舞了指战员的士气。”

  红十五军团与中央红军会合后,打了胜仗,部队有了扩大,组织更加健全,军团政治部从中央调来一些政工干部,政治部设组织部、宣传部、敌工部、民运部,秘书处的油印科改为文印科。陈鹤桥仍为科长。1936年2月到5月,红军渡黄河东征,给拦阻红军抗日的阎锡山以严重打击,取得了很大胜利,大大扩大了我党我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的影响。回师陕北后,6月到10月,又西征宁夏,占领了几个县城,扩大了陕甘宁苏区。10月在甘肃的会宁与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在此期间,陈鹤桥带领文印科同志印出了大量指示、布告和捷报。“可以说,在红二十五军艰苦卓绝的长征史上,他是有过突出贡献的。”吕主任最后说。

  人物简介:

  陈鹤桥,第二炮兵原政治委员。

  陈鹤桥是安徽省霍邱县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历任营书记、队长、科长等职,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四、第五次反“围剿”和劳山、直罗镇、东征、西征等战役战斗,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学员、校部秘书、副科长、副处长、科长、政治处主任、太行陆军中学政治委员兼政治处主任、处长、部长等职,参加了太行区反“扫荡”斗争。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副部长、部长等职,参加了鲁西南、进军大别山、淮海、渡江、西南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西南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兼政治干部管理部部长、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军政治委员、昆明军区副政治委员、军委通信兵部政治委员等职,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陈鹤桥是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十一、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华侨委员会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陈鹤桥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12月2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责任编辑:胡海云)